123读书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王宗实看向令狐绹道:“令狐相公有何善言建策不妨说来听听?”

令狐绹听闻,暗自思忖道:”今日议政若无一条善言建策就离去,传到太子耳中,会作何想?不如说动王宗实还政于太子,太子知是自己一力施为,一定会对自己青眼相看!“一念至此,伸出一指道:“太子守孝期间,国家如遇大事,须开延英奏对,这是先帝之法,做臣子应体谅先帝创制艰难,力行恪守才是!“说罢,看向众人,三名宰相听后,暗合心意连连点头称是。

王宗实见状,心中不爽,思忖道:”朝臣与太子面对面沟通,致使北司南衙重回分庭抗礼之势,这个令狐绹一开口就要分权,真正可恶!“

见宰相们正襟危坐看向自己,心中警觉,转念一想,暗自思忖道:”宰辅们寒窗十载,千军万马夺关斩将一路拼杀上来,无论学识还是才能都是个中翘楚,北司衙门弄弄权搞个兵变还行,文治可不在行!外朝局面尚须这帮文臣维持,正所谓小不忍则乱大谋,延英奏对本是先朝旧例,今日若从中作梗,御史台那帮乌鸦非叫翻天不可,何必惹得他们刮躁?让太子知道了,他会作何感想?一旦太子相疑,就得不偿失了!不如先答应他们,如今枢密院正副使均已空缺,及早换成心腹之人,到时南衙朝臣上表请见,是否开启延英诏对,还不是自己一句话的事?”

想定后,故作无奈状,道:”既是先帝之法,宰臣按章行事也就是了!“

令狐绹见王宗实爽快答应,颇觉意外,伸出第二根手指道:”某以为,无论天象如何?三日后,太子必须登基称帝!正所谓:国不可一日无君,否则因循生变,到时再想措手可就难了!”

“这才是老成谋国之见”,王宗实心中暗想。随即瞥了蒋伸一眼,见他脸已涨得通红,太子早日登基,支持夔王势力就翻不起大浪来,到时一纸诏书赶夔王出宫回十六宅看管,他纵有先皇遗命也只能安于王位不可能再进一步了。

王宗实兴奋抖着腿脚道:”只要朝臣不惧风雨,咱有何好说的?“

令狐绹伸出三指道:”先帝罢朝一月有余,太子登基后,某建议恢复奇日上朝制度,以安百官之心,百官之心稳定,朝局才不致生乱!“

一旦恢复奇日上朝制度,百官就能经常见到皇帝,北司衙门还如何欺上瞒下?这个令狐绹一步紧逼一步,处处借太子之力想要分庭抗礼,待太子登基后一定赶他出京,走的越远越好!

王宗实纳闷令狐绹为何一直在太子身上做文章,见令狐绹旁若无人指点江山,心下不觉恍然,暗自思忖道:“这个老狐狸变着花样取悦太子,好让太子感其拥戴之功,对他另眼相看!一旦太子登基,他好施加影响,左右朝政,此人心机何其深也?”

王宗实悟出此节,暗自思忖道:“今日看似掌控了朝政,实则只掌控了宫中之权,外朝权柄尚握在此人手里,万不可掉以轻心!”

他猛然间醒悟:北司、南衙犹如天平两端,太子偏向哪方,哪方砝码就会加重!唯有让太子疏远朝臣,自己地位才会稳固。

利害关系想明白后,王宗实故作姿态,道:”既是祖制,相公们待太子登基后,开延英奏对吧!只要新皇应允,咱有何好说的?“

令狐绹笑着收回手指,心下明白,王宗实能够接受三个条件,只为太子能够顺利登基!如今他太需要宰辅之臣帮着他稳定住局面,唯有朝局稳定了,他才能有更大获益!一念至此,意味深长道:”也只好如此了!“

王宗实见令狐绹那意味深长的眼神,不觉心中一动,思忖道:“难道我忽略了什么?”重新审视刚才对话,并无任何不妥!为何令狐绹用异样眼神看着自己?电光石火间,王宗实顿感汗毛炸立,猛地想起:”送太子去太极宫要走右银台门,门外驻扎着右军,一旦太子被右军......“

王宗实霍的站起身来,道:”相公们若无其他事情,现在就可回衙,抓紧办理大行皇帝治丧事宜与新皇登基礼仪!“说罢,朝四位宰相拱拱手,就要送客!

宰相们见状忙起身回礼,刚出殿门,王宗实见秋雨纷纷,凉气袭人,若有所思道:”蒋相公留步!“

蒋伸见留,停下脚步,就见王宗实走到面前,道:”虽说不论天象如何太子都要在三日后登基,但也要尽人事听天命,相公回衙后,吩咐有司衙门,今日就封闭各坊北门,调集僧人办理祈晴事宜!“

蒋伸听后,眼神忽地一闪,瞟了令狐绹一眼,道:”封闭各坊北门,事关京城官民出行,最好有太子诏命,某回衙后好遵命行事!也望中尉下令功德使转贴到诸寺院安排僧人前去设坛施法!“

王宗实爽朗一笑,抱拳道:”祈晴诏令即刻发出,功德使那边我会派人知会,望蒋公接到诏命后,不辞辛劳,晨间就办妥此事,如何?“

蒋伸连忙回礼,道:”不劳中尉挂心,某回衙后,会即刻办理,晨间务必办妥!“说罢,与王宗实拱手告别,朝宣化门而去。

王宗实不等他们远去,招呼贴身侍从拦截太子暂缓前去太极宫,侍从回答道:”适才亓副使前来,见中尉与相公们商议朝政,没敢打扰。听说太子要望东宫居住,就拦了下来,吩咐我等待相公们出来后马上报与他知!“王宗实听后心下大安,厉声道:”愣着干嘛,还不快请亓副使?“说着朝殿内走去。

侍从应了一声,一路小跑去了。不多时,就见亓元实一身戎装进入殿来,开口问道:”听新任内常侍杨公公说,护军要让太子去西内东宫居住?可有此事?“

王宗实有些尴尬,微红着脸颊道:”与相公们议政时,夏侯相公提议让太子去太极宫居住便于就近举行大典,某也没作多想就答应了,醒悟不妥时,想要派人前去拦截,方才知晓你已把人拦住,这才放下心来!“

亓元实见他悟出此中关节,道:”值此丧乱之际,我等要谨慎行事,出不得半点纰漏,走错一步,全盘皆输,望中尉遇到大事与某参详后再做决断,可以么?“

王宗实见他并无责怪意味,安抚道:“还是你考虑周全!”见他一夜未眠,眼袋泛青,恐他劳神,忙命侍从端来点心与茶水让他服用。

亓元实从昨夜忙至此时并不感觉劳累,用过茶点后,反而感觉身体有些困乏,不觉哈气连天,眼泪直流。王宗实命人打来井水让他洗脸,亓元实用湿帕擦过脸后,方觉清醒许多。

王宗实道:“再辛苦几日,待太子顺利登基后,方好休息!”

亓元实笑道:“用过早点后觉得身体有些困乏,如今好多了,就算再熬一个月也没事!”

王宗实见他气色好转,知道他已恢复精力,问道:”派兵围困三家宅第办妥了么?“

亓元实道:”今早商定后,我就派康承训把三家团团围住不使走脱一人,我来就是要请示,接下来该怎么办?是明正典刑还是就地处决?“

王宗实本意不想动静闹得太大,可转念一想,不杀个把人震慑不住朝纲,刚才令狐绹尚搞不清状况与自己打擂台,不如借机敲山震虎,杀鸡给猴看!

想定后,用近乎冷酷的口吻道:”不知死之哀,焉知生之乐?一干人众就地处决,宅内金银财宝,名贵物件全部送往左军府库保存,随后放起一把大火毁尸灭迹!蒋伸不是要祈晴么?火光冲天,以火制水,比什么法事都灵!“

亓元实心中一震,道:”之前计议,把王居方宅第送给齐元简,如若全部烧掉,恐怕...“

王宗实想起之前的承诺,拍了拍脑门道:”你看我这记性?房子不烧了,全部赏给有功将领,你也留一套!”

亓元实恐住进去后厉鬼缠身,道声:“我有宅第,还是分给其他将领吧!”

王宗实也不勉强,道:“也罢!除金银名贵物件运往左军藏库外,家具,摆设全部留给齐元简,如何?“

亓元实见他做了决定,附和道:”王居方宅第富丽堂皇,齐元简心中定会满意,会常常感念中尉恩德!“

王宗实大手一挥,道:”就这么定了!一会下去,让康承训把一干人众押往南城空旷之地,知会宰相派大理寺官员前去行刑,顺便宣读先帝敕命让他们知道这与我等私仇无关,是先帝要赐死他们!随后告知康承训一把火烧了了事!“

亓元实眼前突然浮现出当年王宗实全家被杀火光冲天的场面,暗自摇头,思忖道:”杀人灭族是何等大事?他如此说,不过在说服自己内心而已!唉!冤冤相报何时了?“

克制着内心波动,点头道:”想他们所作之事,着实该杀!在祈晴仪式上行刑与古代祭祀一个道理,两者相得益彰,也算暗合天意!“

这件事商量定后,王宗实不觉想起太子来,吩咐道:“大明宫少阳院是太子正式居所,要抓紧时间派人前去收拾,昨日事急没能顾上,今日要赶紧办理,让太子早点住进去,我等心中才踏实!圣人讲究正名分,只有名正才能言顺,百官见太子住进入少阳院就不会再做他想!至于先帝所生皇子,通知他们前来守灵,否则外臣前来哭拜时,连个回拜之人都没有,那就太失礼了!”

见亓元实点头,王宗实继续道:“按常例,先皇驾崩后要把梓宫移入太极殿安放,太子登基就在大殿东序进行!不过西门外有右军驻扎,王茂玄身为中尉统领,老成持重,与我等平素没有深交,不可不防!三日后,不如让太子在此叩拜大行皇帝灵柩后前往紫宸殿登基称帝,如何?”

亓元实蹙眉道:“前往紫宸殿行登基大典,是否太过草率?”

王宗实叹息道““我也想让太子在太极殿登基,可我恐朝臣前去太极宫参加大典时,被王茂玄出兵截击,两害相权取其轻,在大明宫内举行登基大典,我心中踏实,你觉得呢?”

亓元实微微点头,道:“在大明宫举行登基仪式也好,少了许多麻烦!只要我等把好各门,不怕王茂玄前来逼宫!”见王宗实舒展面颊,问道:“可否让太子下一纸诏命,罢了王茂玄兵权,迫使他交出令印!”

“昨日先帝亲派吴居中收缴我等令印都不可得,如今太子刚上位就要收缴右军令印,王茂玄会轻易就范?你忘了会昌五年,武宗皇帝收缴右军令印时遭遇的情形么?”王宗实摇头道。

亓元实答道:“我岂能忘记?那时我随中使前去宣旨,右军中尉鱼弘志听说皇帝要收回令印让宰相保管,不由得火往上撞,骑上狮子骢来到中使面前,道:”想要取印就派兵来拿!“说完也不接旨,打马扬鞭而去!当时我在中使身后侍立,看着他远去背影,不禁被他的胆气所折服!后来听说武宗皇帝怕激起禁军兵变,不敢再提及收印之事。不过今时不同往日,王茂玄敢抗命么?”

王宗实见他太过乐观,语重心长道:“北司衙门里的人连皇帝敕命都不放在眼里,何况太子一纸诏命?先帝本要立夔王为太子,册书还握在宰相手里,如若王茂玄与宰相联手,拿出先帝遗命拥立夔王为太子,那些正在观望局势的人会立即聚拢在他们身边,一旦风云突变,你我二人还能稳坐朝堂么?此事不能心急,须从长计议!”

亓元实见他分析鞭辟入里,心下佩服,暗道自己孟浪,提议道:”要赶紧把册书收回宫里销毁,在他们手里迟早是个祸患!“

王宗实点头认可道:“一会下殿后,你派人去枢密院,让书吏前去把太子册书收回!”

亓元实点点头,王宗实重又续上前言,道:“王茂玄与王居方等人不同,那些人没有兵权,说杀就杀,不用顾忌!王茂玄手握重兵,提辖右军达六年之久,手下将官全由他一手提拔,愿为他效死!我等要是拿太子逼他,保不准他发起狠来,先拿左军将领在京亲族开刀,到时兵戈乍起,京师必将大乱,真要走到那一步,局面就会变得越发不可收拾!不要说我等长保富贵,连太子能否登基还在两可之间!京师之外强藩林立,铁甲环伺,一旦宰相传出消息说京师有变,不出数日长安城外就会聚集数万兵马,到时你我可就要大祸临头了!国家一旦陷入动乱,我等就成了罪人,稳定政局就会变得遥不可及,你我二人再想独善其身已不可得!”

亓元实心中惭愧,见他分析入微,更加觉得无地自容,动容道:“真要走到那一步,就太可怕了!不过据我所知,并非没有转圜馀地,只是需要费些周折!”

王宗实听后,鼓励道:“你有何良策不妨说来听听!”

亓元实道:“据我所知,王茂玄深受儒家熏陶,学问深厚,精通理法,可谓是文武全才,堪称儒将!先帝生前对他信任有加,他对先帝也是一片至诚!以他的为人,应该不会在先帝大行时,搅乱整个长安城,让国家陷入混乱!不过.....”就见亓元实沉吟不语,王宗实问道:“不过什么?”

亓元实收回思绪,道:”他是否拥立郓王,颇费些思量!”

王宗实听他如此说,反问道:“他会反对郓王登基?”

“为今之计,要想出对策,说服他拥立郓王登基!只要他能按兵不动,长安城就不会乱,到时少不得要给他加官进爵!”

“你认为封他何种爵位好?”

“封他为楚国公如何?”

“某看可行!”

“郓王登基后,他的人身安全如何保证?”

“我等自身安危都无法保证,何谈对他的保证?”

“不如这样,待一切安排停当后,我与太子一同前去右军,让太子作保人,许下永不相负誓言,这样可以打消他心中顾虑!”

“我怕你们以身涉险,被他扣留在军营之中!”

亓元实凝神道:“不怕!此去看似凶险实则无比安全,正所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如今太子之位已定,三日后就要登基称帝,他要从中阻拦,那不是明目张胆想要造反么?他如今手中并无其他皇子可立,先帝所有皇子都攥在咱们手里,十六宅也有左军重兵把守,我想他不会傻到去做扣留太子之事!他目前唯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拥立郓王为太子登基称帝!“

王宗实点点头道:”只要他拥立郓王登基,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了!“

亓元实笑道:”只要左右军相安无事,长安城百万子民就会免遭兵祸涂炭,这是莫大的功德,想来他定会掂量清楚!“

“但愿如此吧!你与太子担着诺大干系前去......“

还未等他把话说完,就听内谒在门外通报道:”右军中尉王茂玄在银台门外请求召见!“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