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读书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同样是位于乌米城中腰的一家旅馆里。

大滩城城主霍根正一手捧着他肥硕的肚皮,另一只手拎着个羊腿往嘴里塞。

很难想象在这个物资如此匮乏的时代,是什么东西把他养得如此肥胖。比那沼泽里的鼠人女皇也不遑多让。

羊腿烤得血嫩,上面的肉正在一块接一块地被那三下巴上面的大嘴扯下吞掉。

嘴巴带着两腮的肥肉蠕动了很久之后,才听见咕噜一声吞咽传来。

血水立刻就顺着嘴角流了下来。

霍根这段时间的心情一直不错,因为他拿着羊腿的手指上已经带上了两枚权戒。

自从那个马屁背锅侠代替他死在了铁老虎的寝宫之后,霍根就接手了那家伙盛产药材的城市。

原本大滩城只是精于制药,现在是种植生产一条龙。真是做梦都会笑醒。

看来跟着铁老虎还是正确的决定呢。

霍根心中如是想着。

不过他却选择性地忽视了一件事情:今天铁老虎轻易给他的东西,明天同样可以轻易地拿走。区别可能只是他当时的心情,亦或者裤腰带扎得松紧。

但最起码现在,他还能愉快地嚼着羊腿肉,听着克武给他作汇报。

等克武絮絮叨叨地汇报完,霍根也吞下了嘴里最后一块筋肉。

克武不再讲话,但“喀巴喀巴”的咀嚼声还是响了好一阵才消失。

霍根心满意足地出了一口气,身子又在垫着绒皮的铁椅子上使劲往后仰了仰。压得铁椅子发出一阵接近疲劳的吱吱声。

他用左手按在自己的大肚子上逆时针画着圈,要画上三百六十圈才会停下来。每次吃完饭都是如此,也不知道练得什么功。

“克武啊,你说我最近是不是胖了?”

霍根两眼半睁半闭,嘴里含糊不清地问到。

他其实根本不关心刚才克武都汇报的啥。无非是真药该卖给谁,假药卖给谁。亦或者是假药里掺多少真药类似这种狗皮倒灶的问题。

他现在只关心等铁老虎拿下乌米城之后能不能兑现让他当城主的承诺。

毕竟他这次也算的上是只身犯险了吧?

克武还是那副赛狗屁的打扮,不过和早上那嚣张的模样相比可是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反转。

“哪有胖?您这两天夜不能寐茶饭不思殚精竭虑身先士卒,都没有好好吃过饭。要不在来点油肉羹灌灌缝吧?”

霍根大概其觉得克武的成语连击说的非常对,所以又拎起了一支比碗小不了多少的勺子往盆子里伸。看那架势恨不得连盛肉羹的盆子一起舀起来。

用勺子搅和着浓稠如酱的肉羹,霍根不经意间问道:

“那几个比武的打手安排的怎么样了?”

克武的眼角抽搐了一下,内心似乎斗争了片刻,还是开口回答道:

“鲁晁和戈乔没得说,沐川也好对付。就是那位大人……”

勺子原本已经送到了嘴边,但听见这句话之后,霍根又把它放了回去。

胖脸上甚至已经出现了明显的紧张情绪。

“他……不,怹老人家不高兴了?”

“瞧你说的,谁敢惹怹老人家不高兴啊!只是那位大人一天就需要一块核能电池充能,这一个月足足用了咱们半年的基数了。”

“啊?!!!”

霍根这下可真的有些肉痛了,一块普通的核能电池就能换两大车药材。而且一旦铁老虎和玉娇龙不高兴,这个东西立马变得有价无市。

原因无他,因为只有混乱之都和秩序之城才有出产核能电池的技术。

当然,这些技术跟和族人也是紧密相关的。

像霍根的大滩城那种中型城市,不开启制药工厂的情况下,一块核能电池就能供应全城六七天的日常电力消耗。

所以这核能电池才是硬货中的硬货。

这也是一直以来霍根表面维持中立的原因。如果彻底倒向一方,那另外一方的供应就会断掉。这可是他不想见到的情况。

霍根现在也不揉肚子了,只是愁眉苦脸地问克武:

“那位大人什么时候走啊?不是说坟里的人一般不在地面上行走吗?”

“谁说不是呢?我隐约听着这位大人是上来找什么人……”

……

“怎么个意思,来找我的?”王存兵诧异地问到:“我又不认识他老大是谁。你赶紧把知道的情况都说说,别让人云里雾里的猜了。”

蓝田玉:“你不认识他,但他可能认识你。‘坟’组织是一个很神秘的组织,实力强大到超乎想象。有传言他们随便出来一个人都能轻松毁灭一座城市。而统治坟的那个人,被称为地藏。”

几个人默默听着。王存兵将信将疑,但那黑袍客的力量他是亲眼见过。虽然人家没有对他出手,但他也强烈地感觉到即使是和萧奕兵初次交手的全盛状态也不一定讨得了好。

蓝田玉接着又说:

“他们的目的也很神秘。有说他们是守护上古的遗产,也有人说他们是等待统治世界的机会,但他们真正的目的却没人知道。”

栓头奇道:“既然这些人这么神秘低调,那些讯息是怎么流传出来的呢?”

蓝田玉笑着说:“这就要问问你身后那两位城镇的统治者了。”

看见大家投来问询的目光,凯恩踌躇半天还是开口说:

“算了,还是我来讲吧。毕竟这在城主之间也不算什么秘密。”

他清清嗓子,接着说:“当一座城市出现一位统治者的时候,就会收到一个神秘的礼物。那礼物是枚戒指,城主之间都称它为权戒。权戒的来源就是坟。当你持有权戒的时候,就可以向坟组织发出请求,他们除了不参加城与城之间的斗争之外,几乎可以帮你办成任何事。”

蜜朵:“哇,这么神奇,那我们来年收粮食人手不够是不是可以找他们帮忙?”

“我的傻妹妹。”

凯恩苦笑:“天下哪有白吃的午餐?凡事都讲究个等价交换,他们能帮你做任何事,但事后总会索取相应的代价。有些代价甚至超出承受范围。所以几乎所有城主不到紧要都不会轻易动用权戒。”

“没错。”

林林难得开口,但一开口却直接引爆气氛:“在无名村庄对付萧奕兵的时候,我就动用过权戒的力量。”

当时林林用权戒引来三道天罚激光把萧奕兵劈得半死的时候,在场的人都是处在晕厥状态,所以林林不说还真没人知道。

“那代价是什么?”

纳路特问。

林林站起来,直接脱去了上身的外套。

在她的身上赫然有一道刀锋样的红痕横在那里,几乎将她整个人分成两半。

“代价就是我早就该死了,但现在还活着!”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