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读书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

女子闻言一惊,缓缓抬眼望去,但见宫殿“龙椅”上所坐的人,是异常的熟悉和陌生。

“壮……壮士……恩……恩公……”女子认出座上之人就是昔日刘策之后,情绪瞬间激动万分,落着泪连忙对他真心实意的拜了下去,“恩公在上,请受小女子林夕儿一拜!”

刘策说道“林姑娘,起来吧,本军督说了我精卫营不兴跪礼,无需如此……”

林夕儿抬头说道“不,将军,小女子这是蒙将军第二次所救,当受此礼!”

刘策微颌眼眸,对她说道“林姑娘,既然如你所言,是第二次见到本军督,那就应该明白本军督和精卫营的规矩,又不是什么重大节日,不兴跪礼,起来吧,现在城内比较乱,就且和你那些姐妹在这里委屈几天,等局势稳定,自会送你们回家与家人团聚……”

林夕儿闻言,鼻子一酸,这番话和三年前竟是如此相似,都是从同一个人口中所述,刘策还是那个刘策,哪怕他现在已经位居高位,依然还是那个一心救民与水火的义士。

再次对刘策行了一个万福大礼后,林夕儿起身对周围跪地的宫女说道“姐妹兄弟们,这位将军就是当初把我们从魔窟救出来的那位义士啊,他叫刘策,今天又是他救了我们,大家一起快来谢过将军啊!”

宫女们闻言一惊,然后齐齐望向刘策,虽然他的容貌发生了些许变化,不少见过刘策的人依旧还是认出了他,一时间都激动万分。

只见这些女子纷纷跪在刘策面前哭着向刘策拜谢“天可怜见,终于让我们再次盼到了恩公到来,恩公请受我等一拜……”

说着这些女子齐齐跪拜下去,令刘策眉头一蹙,心中也是感慨万千。

良久,刘策抬手说道“起来吧,都别跪了,林姑娘,劳烦你带这些姑娘先下去休息,本军督尚有要事需要处理,你们这样让本军督如何安心稳定高阳城内的局势呢?”

林夕儿闻言,立马安抚了这些女子的激动情绪,然后对刘策欠身行了一礼“将军,小女子这就带姐妹们下去,就不打扰你处理公务了……”

“嗯……”

刘策点了点头轻吟一声,望着林夕儿和一干女子退出大殿,默默叹了口气。

楚子俊也是摇摇头,忍不住说道“战乱民最苦,宁为太平犬,不做乱世人,真是现实啊……”

“呵……”刘策闻言笑道,“这话本军督在胤……叶公子口中也听说过,你知道本军督当时是怎么回答他的么?”

楚子俊奇道“请军督大人指点……”

“没什么指点不指点的……”刘策摇摇手说道,“本军督只是说,如果太平时节都只想当狗,乱世又如何能做人?子俊你觉得本军督所言是否有理?”

楚子俊想了想,深以为然“军督大人所言甚是,子俊受教了……”

刘策回道“子俊言重了,没有什么受教不受教的,对了,见到皇甫先生了没有。”

楚子俊刚要回复,却见顾谦一脸煞气地步入大殿,对刘策拱手说道“军督大人,本官前来向你禀报高阳城内的治安要事。”

刘策见顾谦一副怒气冲冲的模样,忙问道“顾大人,您这是怎么了,为何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

顾谦说道“本官正要向军督大人请罪,本官所辖殿前司将士进驻高阳城后,四处骚扰民户为非作歹,败坏了军中军纪,还请军督大人责罚。”

说完,顾谦一下跪在刘策跟前,脸上一副决然的神情。

刘策闻言,面色一沉,对顾谦说道“顾大人,临来高阳城前,本军督可是对你有所约定的,无论如何都要约束好自己的部下,你这样,打算让本军督如何处置他们?”

顾谦说道“军督大人无需为难,本官已经将三百多名违反军纪的害群之马尽数斩首示众,只是本官自觉惭愧,特来向军督大人请罪!”

刘策闻言登时一愣,没想到这个顾谦居然如此果断,二话不说就将违反军纪的乱军给斩了,这份魄力倒也是十分的难得啊。

想到这里,刘策又问道“顾大人,这些殿前司士卒斩首后,余部将士可有什么反响?”

顾谦回道“军中将士人人自危,不敢再胡来,如今正在协助贵军张烈所部维持高阳城内治安……”

刘策闻言眉头舒展,起身对顾谦说道“顾大人,你既然果断处理军士为乱,又何罪之有?先起来吧……”

顾谦叹了口气,起身说道“军督大人,本官实在是惭愧啊,堂堂京师大军,居然会做出那种事来,对比军督大人的军队,本官,本官实在是……唉……”

说到这里,顾谦再次重重的叹了口气,显然是对自己所属殿前司士兵的表现深感无奈。

刘策罢罢手说道“顾大人,你也别唉声叹气了,你能迅速把事态控制住,这就足够了,现在本军督还有一件事需要劳烦你去做。”

顾谦问道“但请军督大人吩咐……”

刘策说道“五梁镇方向,怀王和讨逆将军正在赶往高阳的路上,本军督眼下很多事情需要处理,无暇分身,不知顾大人能否替本军督去迎接一下,最迟两日,他们就会抵达高阳城下。”

顾谦正色道“本官当是什么大事呢,请军督大人放心,本官这就安排下军中事务,前去恭迎怀王殿下。”

说完,顾谦拱手作揖,转身向大殿之外退去。

刘策望着顾谦消失的身影,叹了句“如果大周都是如同顾谦这样的官僚,这世道也就不会乱成这个样子了……”

收拾了下心情,刘策又对楚子俊说道“对了,皇甫先生人在何处?”

“军督大人,你找我?”

楚子俊拱手刚要开口,门外又响起了韦巅的咆哮声,楚子俊只好暂时作罢,向门外望去。

只见韦巅身披重甲,依旧踩着六亲不认的步伐,旁若无人的进入大殿之内。

刘策眉间一蹙,说道“韦巅,如今河源局势已经稳定,你接下来又有什么打算?昔日本军督在岭南城与你有过协议,待河源局势平定,你去留自便,现在做出你的选择吧,

要离开的话,我会给足你盘缠,让你路上不至于窘迫难堪,留下的话,就要将你正式写入军籍,回到远东之后,论功行赏,自是不会亏待与你……”

韦巅闻言一愣,随后摘下头盔,挠了挠光头,脸上罕见的露出一丝为难之色。

良久,他才小声说道“要不我就再呆一段时日试试?”

其实这些日子韦巅在刘策军中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这支官军真的和其他各地官兵不一样,那种杀伐果断,毫不拖泥带水的作风深受他的喜爱,渐渐的早已将自己和刘策昔日的约定给忘的一干二净。

如今见刘策提起,顿时犹豫不决,留下,意味着失去自由,被一大堆军规铁律束缚;离开,却发现自己很舍不得,一时间难以取舍。

“今日必须做出决断!”刘策以不容置疑的口气对韦巅说道,“去还是留!”

殿内气氛瞬间变得异常平静,韦巅咬了要牙,忽然说道“你能保证我留在军中天天吃饱饭么!”

“噗……”

边上的楚子俊闻言,顿时忍不住笑出声,怕被刘策怪罪,连忙强憋了回去。

刘策闻言,对身旁一名亲卫说道“吩咐下去,立即造册,将他的名字正式记录在案,今天起韦巅就是近卫军正式一员了。”

“遵命!”

亲卫大声领命,立刻前去办刘策交代的命令了……

韦巅心下一松,暗道一句“算了,就当卖给他吧,十岁离家至今十多年了,也该有个安身立命之所,至少这里每天能吃饱吃好,这就够了……”

于是,韦巅身形一动,引起身上甲叶一阵晃动,对刘策拱手单膝跪地“属下韦巅!拜见军督大人!”

刘策满意地点点头“起来吧,韦巅,从今日起你就和焦络两人,正式成为本军督近身护卫,你在我军中这些时日表现,也早已命人登记造册,等回到远东之后,自有田亩房产封赐与您……”

“军督大人,属下不在乎那些!”韦巅大声说道,“既然能得军督大人信任,那韦巅就自然全心全意守护您的安危!属下一介粗人,字都不识一个,大道理不懂,但士为知己者死,这个道理还是懂的,愿为军督大人肝脑涂地,死而后已!”

刘策干笑一声说道“行了起来吧,字不识那就学,对了,你要学的东西还很多,尤其这马你必须得学会怎么骑,不单要会,还要在马上学会怎么与敌作战,明白么!

当然,本军督给你的封赏那是你应得的?不要?看不起本军督么?真是的,站我身后列队!”

“遵命!”

韦巅大声领命,起身来到刘策身后站的笔挺,这一刻起,他正式成为精卫营近卫军的一员。

处理完韦巅的事,刘策把头转向楚子俊,刚要跟他开口,忽然愣了愣,对楚子俊问道“刚才我要问你啥?”

楚子俊忙道“军督大人,皇甫先生如今正在城内视察百姓情况,有夏侯将军相随。”

刘策闻言点点头,心道“不愧是墨家钜子,永远都是将百姓放在第一位。”

楚子俊见刘策一脸沉思地模样,小声问道“军督大人,要不要末将去请皇甫先生过来?”

刘策摇摇头“算了,再晚些本军督亲自去找他,暂时就这样吧……”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