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读书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123读书网 >  瀛寰 >   第六十八章 战未休

张承歌看到这一幕,一时放下心来,专注于眼前。估摸了一下四方进入镇内的人数,令旗一扬,厚土固疆阵重启,阵法的光芒将镇内镇外又隔成两个世界。粗略一看,四个方向各进来了约有两百余人。除南面外,其余三个方位见到没人抵挡,便四处放火、抢掠起来,并不赶来夹击。李云泽见了,高兴地骂了一声:傻蛋。令旗一挥,中间的且战且退,两边竭力死战,渐渐的形成一个凹面。张承歌看到南面来敌差不多都进入了凹面之中,一声令下,各种术法、灵符、暗器、灵器纷纷落入敌群之中,金、赤、蓝、绿、黄各色如烟花乱放,哀嚎之声遍起。张承歌之所以选在南方迎敌,是观察出南方的漠北人修为最差,实力最弱。再加上以多欺少,以整击乱,很快,这两百多人被歼灭殆尽。

首战大胜,士气激扬而起。顾不得清点伤亡,张承歌借机令旗急挥,转而掉头面向最近的东方之敌。

因为胜的简易,少不得有修士大意轻敌起来,傲慢不遵号令,加之旗令新颁、行伍新建、令语不熟,胡乱行动者多有,张承歌怒而令苏云骅斩了十数人。众皆大惊,方知违令者斩不是儿戏。一个个提心吊胆,不敢再擅自行动。先前未留心令语的,更是亦步亦趋跟着前面的人,生怕出错。如此保持住了队伍齐整,依法施为,将东面之敌歼了。

张承歌一面观察形势,一面派人去问阵法还能支撑多久,回复说:还能支撑一刻钟许。看到北方、西方两部漠北人反应过来,大多数人往一块靠拢,少数仍在四处抢掠。漠北人勇悍,明知实力不足,仍旧不怯战,嗷嗷喊着冲过来。

张承歌嘿嘿一笑,不怕死,好说,老子杀得你们怕。命令左右二曲迎上去,只守不攻,边打边缓慢南撤。又命中曲以队为单元散开,四下里穿插侧后。一番布置后,短兵相接。漠北人一开始还小心防备,看到敌人只守不攻,步步后退,凶性更炽,攻势更猛。左右二曲只守不攻,正面受到的攻击压力越来越大。

张承歌猛一举旗,“杀”,所有修士齐声暴吼。紧接着各样灵术、灵器起飞,攻入漠北人群中。各队谨遵张承歌号令,每队集中攻击一人,三四十人同时攻击,顿时将目标撕得粉碎。断肢残臂,四下乱飞。造此变故,漠北人大惊,回过神来,发现死的人虽然极惨,但只死了三十来人而已,伤亡并不大。叽里咕噜大骂一通,云中狗贼奸诈,又继续猛攻。

片刻之后,张承歌又一举旗,又是一次震天“杀”声,伴随着三十余个漠北人尸碎魂飞。漠北人中嗜血者更怒,也有不少胆小者心生恐惧,放缓攻势,悄悄往人群深处挤。

又三通“杀”声后,漠北人已五去其二。张承歌早有号令,专挑胆大不怕死的杀,是以各队出手的目标都是那些口中大吼大叫、手中攻势凶猛之人。这些人越来越少,正面受到的攻击压力越来越小,漠北人越来越散乱,不少人在忐忑不安地左顾右盼,搜寻逃命之机。张承歌将这些都纳入眼中,看左右二曲已经退至阵法南侧边缘,令旗左右一挥,左右二曲让出南侧出口,分别围住漠北人东西两边,中曲也在漠北人身后集结。漠北人三面受敌,一面屏障,退无可退,心中惶惶。张承歌冷冷注视着这些漠北人,思量如何将他们的用处发挥到最大。看到阵外的漠北人义愤填膺、跃跃欲试,被围住的漠北人惶恐不安、提心吊胆,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吩咐几句,所有人停止攻击,按照吩咐变换阵型。被围住的漠北人见状,也停下手,搞不懂云中人意欲何为。场面一时寂静。

张承歌鬼笑一声,冷喝一声“杀”,四周修士同声相应“杀”,又是三十余个漠北人被了结。漠北人大恐,这是要赶尽杀绝。惊慌失措中,又是一声“杀”,漠北人逃无可逃,正欲拼死相战。厚土固疆阵陡然关闭,一条生路空了出来。漠北人又惊又喜,一股脑往外挤,生怕晚一步,成为刀下之鬼。你推我撞,甚至有人对挡路者痛下杀手。

阵外的漠北人观战良久,从头至尾,看着镇内的族人被杀得无还手之力,一个个咬牙切齿,既恨云中人凶残,又恨族人无能。场外观战与下场应战完全是两种感觉,场外的人总觉得场内的人如何如何无用,换了自己绝不会如此。挡在面前的阵法光幕消失,阵外的漠北人大为兴奋,嗷的一声,便往前冲,欲大逞神威,为族人报仇雪恨。

张承歌时机把握的极为恰当,阵内想逃命的往外冲,阵外想报仇的往里冲,两方相撞乱成一团。张承歌自然不会错过这样的良机,下令所有修士不惜灵元,将灵术、灵符尽力施展,一瞬间各类灵术、灵符、灵器对准阵外的漠北人狂甩,在人群中爆开,收割了一片一片的生命。先前调整调整阵形,令练气后期、攻击凌厉的修士在前,令身法灵活者居中,令剩余修士居后,令持盾的修士就地打坐恢复灵元,有药吃药,有丹服丹。为了便是第一时间将最强的攻击打出来。

漠北人登时懵了,怎么会这样?这些云中崽子竟然这么厉害!想往里冲的没了勇气,踟蹰不敢前,想往外逃命的冲撞更急。漠北人本来就是临时聚集起来的,原以为有筑基修士带领,只需摇旗呐喊,便能抢到钱财物资,谁知道一下子死伤了这么多人,而且就在自己身边血淋淋倒下。再加上有人带头逃命,斗志瓦解,便开始溃散。张承歌暗道:“好机会”。令旗一扬,前排练气后期修士犹如一支利剑,冲杀而出。短短几个呼吸,便杀伤数十人。中间身法灵活的修士则被派到西边围堵。看过了先前的厮杀,漠北人原本就生了实力不可匹敌之念,此时一交手,攻击竟如此凌厉,大恐,看到西面有云中人,自觉向东溃逃。张承歌悄悄传令:紧紧咬住,只伤不杀。

其他几个方向的漠北人全傻了眼,进去近千人,小半个时辰竟然被杀的落花流水,两名筑基修士听到漠北人的惨呼声阵阵传来。这两人自恃修为,在带来的漠北人中既未划分行伍,也未指定首脑,导致漠北人数虽多却如一盘散沙。想撇开这几个东华弟子前去相助,奈何这几个东华弟子各占方位,布成阵法,连为一体,闪转腾挪,根本摸不到他们的衣角。想脱离阵法也做不到,不由暗恨自己大意。越想越恼火,渐渐用上全力,何云同等人压力大增,倚仗阵法之利苦苦支撑。

东面漠北人阵营中,先前进入镇内,最后逃命溃散回来的漠北修士,为了免于无能胆小之讥,大肆夸大云中人的实力,说到最后,竟似云中人人人能够以一挡十。有人信,也有人不信。这时候,看到去南面进攻的修士被追杀着亡命奔逃来,不少人悄悄后移,亦有不少人在阵中呼喊着,血债血偿,杀光这些云中狗。很快两阵相接,奔逃而来的漠北人直直扑入阵营中。前排的修士被冲的一阵混乱。由于双方胶着在一起,攻击则会误伤到自己人,防守则会把自己人挡在外面,所以攻也不是,守也不是。张承歌要的就是这个结果,紧跟而来的云中修士无需辨别敌我,不等号令发出,各类兵器乱挥,呼啦啦便杀倒一片。后方的修士则将各类灵符、灵术投入到漠北人阵营中。一时间杀得人仰马翻。

其实,只要溃逃的漠北人避开阵营正面,绕到两侧,张承歌便会陷入两难之境,若是紧追不舍,则侧翼便暴露在敌方眼皮子底下;若是直接冲营,漠北人多,且有防备,恐会拖入久战之中,即便己方最终得胜,伤亡也难以承受。最重要的士气会深受打击,从交战到现在,从来都是逢战必胜,而且胜的极为轻松,士气越来越旺,作战越来越勇。一旦遇到挫折,哪怕是小挫,对士气的打击都是不可估量的。接下来就难打了。

从南面溃逃而来的修士,人人带着一身的伤、一身的血,逃到阵营之中仍觉不安全,不管不顾继续往前跑,挡在身前的人就一把推开。中间的漠北人看到这一幕,加上原来溃败回来之人的描述,很快便有人跟着往后逃窜起来,后面的不知前面情形,以为前面已经败了,转身就逃,很快的变成了整部溃散。张承歌只伤不杀的指令,比赶尽杀绝起的效用可是大多了。

追击之中,前方有人来问,是不是还是只伤不杀。张承歌摇头道:“尽力杀,杀得越多越好。”于是漠北人逃一路,留下了一路尸体,直接被杀破了胆。追了半路,前面不远便是围攻北面漠北人的阵营。张承歌观察己方修士状况,虽然士气激烈,但灵元、体力等状态并不甚佳。特别是左右二曲的修士从头至尾,连续作战,灵元已有不支之状。此时已无力再冲杀北面漠北人阵营。张承歌果断停止追击,率众进入镇内。此时镇内四处是火,张承歌将队伍带至镇中心,一面派人灭火,将中心周围的火全灭掉;一面派人放火,将靠近外圈的帐篷全部点燃起来。很快,烟和火将镇内镇外又隔成两个世界。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