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读书网 通过搜索各大小说站为您自动抓取各类小说的最快更新供您阅读!

我在日本打工的三年第303章 生命的终点

84章生命的终点

自从花泥鳅被确诊为艾滋病之后,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当他知道自己在世时日已经不多的时候,他支撑着尙可以走动的身体办完了退出m国酒店的股权转让手续。他原本打算让自己两个儿子中的一个来岛上继承他的事业,可是看看自己的身体,想想自己在这个岛上放荡不羁的生活,他不想让自己的孩子远离亲人的监督,不想让自己的孩子重蹈自己的覆辙。所以他撤除了自己在岛上酒店的股权。

半年过去了,花泥鳅已经病入膏肓。一年前还是一百六七十斤的体重一下子降到不足一百斤,临终的时候,他已经瘦的皮包骨。脸色腊黄,眼窝凹陷,内脏器官完全衰竭,呼吸极度困难,此时,他年仅五十岁。

回国治疗期间,除了他的两个儿子和给他治病的主治医生和护士之外,没有几个人知道他真正的病情,很多人不知情的人都以为花泥鳅是肺癌去世的。

在花泥鳅回国治疗期间,让他格外惦念的却是已经被他强逼离婚的第二房老婆,暨被他儿子称为小妈的原海鲜楼的老板娘刘丽。在花泥鳅的恳求下,华金宝经过多方打听还是找到了她。

自从和花泥鳅离婚后,刘丽就离开了海鲜楼,并将让她和李大厨蒙受耻辱的那户住房卖掉,搬到了李大厨家里居住。两个人虽然没有登记结婚,却真正过起了实实在在的夫妻生活。

李大厨的厨艺在当地也算有些名气,离开海鲜样时间不长,他又被一个星级酒店聘用,两个人生活的经济来源自然不是问题。

当华金宝打听到刘丽的住处后,他亲自登门将父亲病危并且想见她一面的想法告诉了刘丽。

刘丽对花泥鳅的两个儿子一直不错,自她与花泥鳅离婚后,只是最初办理交接事宜时见过华金宝几次,到现在已经是两三年未见面了,但华金宝依然对刘丽很尊重。

刘丽并不痛恨花泥鳅,虽然他知道花泥鳅好色,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在国外免不了会勾三搭四。但他毕竟是一个事业型的男人,经打听得知,自花泥鳅和她离婚后,不仅没有再婚,也没有和原配复合,仍然一个人在国外独居。这反而让她觉得是自己对不起花泥鳅,尽管自己和李大厨被花泥鳅半夜堵在床上,虽然他对李大厨大打出手,可是却没有对她动手,甚至连一句过头的气话都没说,离婚的时候还把住房汽车都给了她,并给了她80万元人民币,虽然花泥鳅家大业大,可错在自己,花泥鳅对自己也算够意思了。

当她听华金宝说花泥鳅已经是肺癌晚期,毕竟是夫妻一场,她心里不免感到同情挽惜和难过,当即决定跟着华金宝去医院看望花泥鳅。

为了让父亲高兴,华金宝立即将刘丽打算去医院看望的事打电话告诉父亲。听说刘丽要来医院看望,华泥鳅立即让小儿子华银宝帮他刮刮胡子并收拾了一下,硬是强挺着从床上坐了起来。

当刘丽来到医院的时候,他激动的几乎流出了眼泪。两个儿子看到父亲激动的样子,便识趣地退出了病房。

刘丽看到花泥鳅骨瘦如柴,面无血色,和当初离婚时完全变成了两个人,她也止不住热泪盈眶。看到花泥鳅哮喘得这么厉害,还硬撑着身子坐在床头,她一边伸出手来抚摸他的额头和肩膀一边说道:“大哥,才两三年没见,你咋病的这么重?”

花泥鳅说:“也许这就是命吧,今天叫你过来,我就是想亲眼看看你怎么样,你身体没啥毛病吧?”

“大哥,你看我身体不是很好吗?”

“嗯,他身体怎么样,听说你们俩在一起过呢?”

“他身体也行,你放心吧!”

“你身体很好我就放心了,自己保重,身体有不舒服就及时到医院检查,保重吧!”

说完这话之后,他从枕头下拿出一张银行卡交给了刘丽:“这个卡你拿着,算是我临走之前对你的一点心意!”

“大哥,钱留着给孩子花吧,我手里有钱,你不用惦记我,你给我的80万元我还没动呢,我要这么多钱没啥用!”

“岛上酒店的股权我已经转让了,孩子们的钱足够花了,这是你应该得到的,就不要推辞了,快收下吧,到现在我连拿卡的力气都没有了,这钱你要是不拿着,我走也不会安心的!”

见花泥鳅这么诚恳,刘丽就伸手把银行卡接了过来。

“这就对了,密码和以前的一样,是你生日!”

花泥鳅只所以在临终前想见到刘丽,是因为他知道艾滋病有很强的传染性,他虽然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感染上艾滋病毒的,但是据医生说,他身上的艾滋病毒潜伏期至少在六年以上,那个时候,他每次回国,仍然和刘丽居住在一起,他担心自己身上携带的艾滋病毒是否已经传染给了刘丽,如果刘丽被自己感染了艾滋病毒,也该到了发病的时候,可是两个人一见面,他却发现刘丽照比和他离婚前并没什么变化,不仅她的身体看不出来有什么毛病,听她说李大厨也在照常上班,这使他愧疚的心灵稍微得到一点安慰,即然这两个人到现在都安然无恙,他以为自己身上的艾滋病毒可能没有传染给刘丽。

在m国岛上的时候,当他被检测出他已经是艾滋病人之后,医生也曾问过他都和什么样的女人有过接触,对于仍然在岛上居住并和他有过性接触的女人都被请到医院做了艾滋病毒筛查,其中只有一个人是艾滋病毒携带者,而且自身已经形成艾滋病毒免疫抗体,不甚于在短期内发展成艾滋病,而与他曾经发生过性关系的其她女人都没有被感染上艾滋病毒,这让他感的些许安慰。

花泥鳅原本想如实将自己的病情告诉刘丽,可是话到嘴边他还是没有说出来自已是被艾滋病夺去了生命,这种病让人知道后势必会降低自己的人品,对于两个儿子和家族事业的发展也会带来不良和不利的影响,所以他还是没有说出口,只是提醒刘丽去医院全面检查一下自己的身体,别向他一样把自己的身体耽误了。

两天之后,花泥鳅的遗体被送到了火葬场,在告别的那天,海鲜楼的大部分员工以及花泥鳅的生前友好都赶来参加告别仪式。刘丽和李大厨也来到了现场。做为海鲜楼现在的大厨孙喜元也算是海鲜楼的掌门人了,当他见到自己的师傅李大厨和当年的老板娘后感到很亲切,在相互聊天的同时,互相加了微信。自此以后,他们之间又有了联系。

花泥鳅去世不到半年,刘丽和李大厨也先后发病了!

我在日本打工的三年,

章节有问题?点击报错!